Site Loader
111 Rock Street, San Francisco

   《红楼梦》是中国古典小说的顶峰之作。它的每一个细节描绘,每一个场景刻画,每一个场面展现,都是一次又一次生活境界和艺术境界的完美交融。“贾雨村言”“黛玉葬花”“晴雯撕扇”“史湘云醉卧青石”“探春理家”“宝钗扑蝶”“尤三姐自刎”等,这些特定的画面和场景或明示、或暗点,或衬托、或渲染,通过人物在其中的活动展现不同的形象性格,使读者对小说中人物的理解从现实的场面延伸、廓大开去,从而赋予人物更丰富的内涵,给予主题更深刻的寓意。 
  一、“刘姥姥逗笑”场面描写的特点 
  所谓场面描写,就是对一个特定的时间与地点内许多人物活动的总体情况的描写。它往往是叙述、描写、抒情等表达方式的综合运用,是对自然景色、社会环境、人物活动等描写对象的集中表现。 
  《红楼梦》第四十回,写刘姥姥在大观园进餐,故意寻开心的凤姐和鸳鸯,为她准备了一双象牙镶金筷子,让她去夹那小巧圆滑的鸽子蛋。本来准备大吃一顿的刘姥姥却无从下筷,便站起身来,说了句不得体的逗乐话“老刘,老刘,食量大似牛,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。”①便“鼓着腮帮子,两眼直视,一声不语。众人先是发怔,后来一听,上上下下都一直哈哈的大笑起来”{2}。若平庸之手,大概只会用“哄堂大笑”四字了结,曹雪芹却铺陈出一段精彩的细节描写 
  只见一个媳妇端了一个盒子站在当地,一个丫鬟上来揭去盒盖,里面盛着两碗菜。李纨端了一碗放在贾母桌上,凤姐儿偏拣了一碗鸽子蛋放在刘姥姥桌上。贾母这边说声“请”,刘姥姥便站起身来,高声说道“老刘,老刘,食量大似牛,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。”说着,却鼓着腮帮子,两眼直视,一声不语。众人先是发怔,后来一听,上上下下都一直哈哈的大笑起来。湘云撑不住,一口饭都喷了出来;黛玉笑岔了气,伏着桌子只叫“嗳哟”;宝玉早滚到贾母怀里,贾母笑的搂着宝玉叫“心肝”;王夫人笑的用手指着凤姐儿,只说不出话来;薛姨妈也撑不住,口里茶喷了探春一裙子;探春手里的饭碗都合在迎春身上;惜春离了坐位,拉着他奶母叫揉一揉肠子。地下的无一个不弯腰屈背,也有躲出去蹲着笑去的,也有忍着笑上来替他姊妹换衣裳的。独有凤姐鸳鸯二人撑着,还只管让刘姥姥。{3} 
  场面描写一般由“人”“事”“境”构成,它是叙事性作品的基本构成单位,是刻画人物、展开情节、表现主题的主手段。成功的场面描写不光交代清楚场面的背景,如活动场面发生的时间、地点、环境等,还表现出一种特定的气氛,使读者对场面有一个总体的认识。做到这一点,单一的表达方式和写作手法是不够的,综合运用记叙、描写、抒情、议论等表达手段,以及映衬、象征等多种手法,才能使场面变成一幅生动而充满感染力的图画。但是,场面是由人、事、景、物组合起来的综合画面,不可能几笔就同时都写出来。因此,写场面时还遵从一定的逻辑关系安排好人、事的先后顺序。这样就能点面结合、详略有度、条理清楚,使人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。 
  曹雪芹用“众人先是发怔,后来一听,上上下下都一直哈哈的大笑起来”一句总括刘姥姥宴会上逗笑后的整体气氛,然后一人着一笔墨,使个人身份、性格、气质在一笔之间便表现了出来。这其中湘云笑得毫无拘节,尽显其“霁月光风耀玉堂”{4}的豪爽大气;黛玉笑得娇媚,一声“嗳哟”笑岔了气是她身体柔弱的自然流露;宝玉笑时还不忘给他的老祖宗撒娇,贾母对宝玉的撒娇则是慈爱有加,可见宝玉性格的乖张独特和其在贾母心中“宝玉”般的地位;王夫人笑责凤姐的恶作剧,显现出其当家太太的身份;薛姨妈是客,见此逗笑情景却也“撑不住”,一口茶喷在晚辈探春的身上,失态而未失礼;惜春年幼娇弱,但她可以拉着奶母叫揉肠子,身份气性又与黛玉有区别。在宴会上长幼有序、上下有别,曹雪芹自然将笔墨的重点落在了对主人物的一一描绘上,而对众多的奴仆丫头们只是淡淡两笔,既在表现手法上做到了点面结合、详略有度,又借机塑造了人物形象,丰富了人物的性格。丫鬟侍女不能和主人一样尽情欢笑,只能是躲了,忍了。在众人前仰后合中独能“撑着”的凤姐和鸳鸯,一看便知是这场闹剧的“总导演”。曹雪芹不愧是大手笔,整个“刘姥姥逗笑”的场面可谓小中见大,同中有异,千姿百态,一笑传神。 
  二、“刘姥姥逗笑”场面描写的意义 
  曹雪芹对“刘姥姥逗笑”这一场面的描写有主,有次,有细描,有泛写。抓住一个个人物的个体形象,运用个性化的细节描写来展现人物的性格特点,描写丰富细腻、深刻生动,却不露出丝毫人工斧凿的痕迹,十分真实自然。同时含意丰富、深刻,能于小中见大,细中见深。 
  (一)为人物的活动提供了背景 
  写小说就是讲故事,因此,从本质上讲,小说是叙事的艺术。叙事离不开时间和空间这两个素,无论场面描写还是环境描写都需交代清楚人物活动的场所,为塑造人物形象提供背景材料。但是,场面描写和环境描写又不尽相同场面描写是以人物活动为中心的“动态”的描写。环境描写是描写人物活动的客观环境,是“静态”的描写。总之场面描写和环境描写相互依存,彼此呼应,为烘托环境、塑造人物、表现主题服务。“刘姥姥逗笑”这一场面,发生在大观园秋爽斋晓翠堂,由史老太君带领的一帮女眷的早餐宴会上。正因为在大观园游园,而且只是一帮女眷,早餐的气氛才会如此轻松,更由于刘姥姥的参加,才会出现《红楼梦》中唯一一次老老少少、上上下下一起“哈哈的大笑起来”的宴会场面。随着刘姥姥一声“老刘,老刘,食量大似牛,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”引出在场人物的百态笑姿。特殊的人物和别致的环境共同构成了一个独特的“场”,为人物的展示和故事的推进搭建了一个独一无二的舞台。 
  (二)展示人物的身份和人物之间的关系
  贾府大观园的如诗如画,日常饮食的奢华尊贵、长幼嫡庶的礼仪、仆妇丫鬟的规模无一处不显露着贾府社会地位的显赫。在大观园中,各人的居所与布置各有讲究,显示出不同人物的性格和其在贾府中各不相同的地位。“刘姥姥逗笑”这一场面虽然只是一次由女眷参加的普通的家庭宴会,但在展示人物身份和暗示人物之间的关系方面另有玄机。贾宝玉是本次宴会中唯一的男性,而且在众姐妹被逗笑的时候,钻入贾母怀中的竟然就是这位唯一的男性。这一细节描写再一次强调了贾宝玉在贾府身份特殊,地位尊崇。王夫人和薛姨妈是亲姐妹,都是王熙凤的姑妈,但在贾府一个是主、一个是客,面对王熙凤的恶作剧,王夫人表面上是指责,实则是一种包容和疼爱,薛姨妈则只顾享受刘姥姥的滑稽带来的欢乐。也正是因为贾府长辈的纵容,王熙凤才会如此个性张扬,其在贾府的地位之高也可见一斑。另外,作为奴仆的鸳鸯能和贾府的管家少奶奶王熙凤一起作弄刘姥姥,也可见她深受贾母的宠爱,这也为后续故事情节的发展做了有力的铺垫。 
  (三)体现人物的性格和形象 
  第四十回描写了贾母一干人游玩大观园,曹雪芹用行云流水般的笔墨,看似无心,实则极尽环境描摹之能事,通过大观园中不同人物各具特色的住所环境,映衬、交代了其主人的性格、喜好,甚至暗示了人物命运的发展。在“刘姥姥逗笑”这一场面描写中,曹雪芹又用动态的笔墨,使人物自身的言行和居所环境相互补充,相得益彰,多角度、立体化地展示了不同人物的性格和形象。在这一场上上下下、男女老幼的尽情欢笑中,黛玉定是笑岔气的,湘云势必会喷饭,宝玉理应滚到贾母的怀中,那搂着宝玉叫“心肝的”只能是贾母。对“地下的”“弯腰屈背”“躲出去蹲着笑去的”仆人们虽然是一笔带过,但也和主子们的笑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身份不同,教养不同,连笑的姿态都不同。同时,作者在如此热闹的嬉笑场面中还不忘提点丫鬟们的职责,不光被众人欢笑的气氛所感染,还不忘自己的职责,“忍着笑上来替他姊妹换衣裳”,可谓传神之笔,字字珠玑。 
  (四)暗示人物的命运和主题 
  《红楼梦》的艺术境界,就是由一个个场景描写连缀而成的。第四十回“史太君两宴大观园,金鸳鸯三宣牙牌令”描绘了贵族阶级的得意非凡。“刘姥姥逗笑”的场面描写正是这一主题的集中展现,宴会上因刘姥姥出洋相引众人大笑,各人的笑态都依性格、身份的不同而异彩纷呈。表面上看,这一回描写正值贾府的极盛时期,从秋爽斋里一次简单普通的早餐宴会就可见一斑。王熙凤和鸳鸯表面上作弄刘姥姥,“单拿一双老年四楞象牙镶金的筷子与刘姥姥”{5},实际上却是在刘姥姥面前炫耀富贵。引得刘姥姥连连感叹“这叉爬子比俺那里铁锨还沉,那里拿的动?”{6}而这样的感叹正暗示了姥姥被取笑,表面是个喜剧,顶多是个闹剧,实质上则是个悲剧。在园中极盛之时,将一顿简单的早餐,侈说一番,反衬日后之冷落离散;凤姐与鸳鸯戏弄刘姥姥,贾母笑骂“促狭鬼”{7},虽是戏言,却是两人早死的谶语。刘姥姥言辞,固是发笑,作者却最终让一个村野妇人见证了“烈火烹油、鲜花着锦”{8}般盛极一时的贾府的衰落,这其中的深远寓意引人回味。■ 
  ■ 
  ①②③④⑤⑥⑦⑧ (清)曹雪芹、(清)高鹗《红楼梦》,岳麓书社2005年版,第270页,第270页,第270页,第35页,第270页,第270页,第270页,第81页。 
  ■ 
  作 者鲁彩苹,文学硕士,兰州城市学院文学院讲师,研究方向《红楼梦》研究、汉语写作;王忠禄,文学博士,兰州城市学院文学院副教授,研究方向元明清文学。 
  编 辑杜碧媛 E?鄄maildubiyuan@163.com

  

Post Author: admin